在当代中国的公共政策形式构成中,不存在司法决策这一形式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第一,现行宪法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独立行使”司法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干涉”。这是我国司法机关进行审判活动所必须遵循的一条基本原则。但这一原则根本不同于三权分立制中的司法独立原则。最重要的区别就在于我国的司法机关跟三权分立体制中的司法机关与立法部门、行政部门同处平行地位的情况不同,它在国家机关中由人大产生的机构,受人大的监督,并对人大负责。第二,我国司法机关参与立法过程的情况是:最高人民法院可负责起草司法审判以及司法审判组织有关的法律草案,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起草与检察工作和检察的组织有关的法律草案。司法机关在立法过程的基础阶段所起的作用是一般性的。接着进入立法过程的第二个阶段,即提出法律议案。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有向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提出与自身工作和自身组织有关的法律议案。而当立法过程进入实质性阶段之后,司法机关就不再具有主体地位了。第三,我国司法机关在法律实施过程中做出的适用法律的规定,如判决、裁定等,是把一般法律规范适用于具体的、个别的情况,形成的正式的书面文件是适用法律的结果,不具有普遍约束力,是一种非规范性的法律文件。也就是说这种决定不具有公共政策文件的一般特征。第四,法律解释是在法律实施过程中具体地揭示法律内容的一种特殊的活动。我国司法机关做出的法律解释,是不可能具有公共政策的性质的。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